400-888-8888

网站建设 APP开发 小程序

知识

分享你我感悟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 >> 电商平台

顺丰做的电商平台“丰趣海淘” 悄悄倒下了

发表时间:2022-11-23 19:03:46

文章来源:火狐体育

浏览次数:0

  2016年6月的一场大会上,在跨境电商领域已经摸爬滚打8年的“老兵”任晓煜感慨:我见过死亡,跨境电商里的生生死死、起起伏伏我见过很多。但我也看到远方的黎明在哪里,应该怎么打这种仗。

  彼时,任晓煜的身份是顺丰旗下跨境电商平台丰趣海淘的创始人兼CEO(首席执行官)。他在2014年入职顺丰,此前在阿里工作4年,是天猫跨境物流团队初创成员之一。

  2016年4月8日,进口税制调整,原先的红利消散,正是跨境电商行业的低谷。

  6年后,“黎明”显现。随着跨境电商相关政策发布,中国的进口电商平台快速铺设成熟。疫情又加速了线上化的规模,过去三年,进口跨境电商保持近20%的年均增长率,在中国消费市场中是一抹亮色。

  但任晓煜显然没能沐浴其中。*近,丰趣海淘再回到大众视野是被申请破产的消息。在随后的回应中,任晓煜透露:公司早已解散,平台早已停运。但顺丰等大股东不同意注销。这个意气风发、准备大干一场的“老兵”,如今也出现在限高失信名单中,名下一处房产被拍卖。

  无论是破产还是解散,确定的是,丰趣海淘没有及时转身找到新的位置,成了海淘平台大部队中消失的一员——遗憾的是,它的隐没,也没有溅起太大的水花。

  2015年初刚成立的时候,丰趣海淘的名字还带着母公司名字,叫“顺丰海淘”。但或许是为了不让人们将自己与“物流公司”联系起来,不久后即改名。改名当天,它找来了当时热播剧《何以笙箫默》的主演钟汉良当代言人。

  成为电商基础设施的快递公司,总免不了做电商梦。改名显示了顺丰对它能成为一个纯跨境电商平立发展的期待。

  在跨境进口蓬勃兴起的年代,*大的掣肘之一是物流环节。而作为中国成熟玩家的顺丰,自然不放过机会。早在2014年,顺丰就已经推出“全球顺”服务。经过多年积累,顺丰也在跨境物流上搭建了较为成熟的三层物流体系。

  **层是境内保税仓,主要用来大规模囤放标品;第二层是台湾及香港的近海仓,便于扩充货源;而在远海仓则直接与当地供应商或品牌合作,更适合走一些非标品。除此之外,它在进关方面也具备效率优势。

  在丰趣海淘简介中,它是“国内领先自营跨境电商平台,也是国际供应链布局全面领先的跨境电商,极速保税和跨境直邮双线并行”。

  据天眼查,2015年成立以来,丰趣海淘经历2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顺丰和易成实业。翻开它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可以发现,*大持股者是顺丰创始人王卫,持股24.86%,任晓煜持股18.29%,另外持股者中还包括了重庆沙坪坝区国资监管委员等。

  2017年,丰趣海淘上升时期,任晓煜被媒体问及营收状况,没有透露具体数字,而是称“2016年营收达到预期,预期2017年增长超过170%”。

  作为一家“关停了才被知晓”的跨境平台,丰趣海淘或许拥有强供应链优势,但*开始它的软肋在于名声不足,没法吸引足够的消费者。

  2018年,为了打响品牌知名度,丰趣海淘在重庆*大商圈解放碑开了个线下店。在新零售风风火火的时期,这是一个前沿的尝试。店里集合了海外买手精挑细选的商品,消费者可以现场买走,也可选择海外直邮到家。

  线月,丰趣海淘成立了“抖音网红跨境联盟”,相当于自己出货让网红帮忙卖货。

  2019年下半年,丰趣海淘传出拖欠员工工资及供应商货款的消息。官方微信公众号停留在2020年4月。那时,它还发了微信群二维码,邀请粉丝加入任晓煜建的VIP客户服务群。

  如今丰趣海淘深陷债务纠纷。任晓煜已被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他位于江西南昌的一处住宅被拍卖,标的作价983万元。

  “*早没有人说跨境电商,也不说海淘,叫‘倒爷’。当时很多人质疑跨境进口电商,甚至形容我们是‘疯子’。”2010年9月,曾碧波怀揣数十万元,借了硅谷朋友的车库作为货仓,成立了洋码头。

  曾碧波很早就想清楚跨境电商产业的瓶颈在于供应链,难点在物流。不同于其他跨境电商平台选择外包物流,它在移动端APP上线之前就选择了自建物流。

  基于更早的入局和布局,定位C2C买手制的洋码头很快成了国内跨境电商独角兽代表,一度占据*大市场份额。2019年,靠着直播和短视频的红利,洋码头首次盈利5000万元。跑通盈利模式后它获得了更多融资,去年*后一轮融资完成后,洋码头估值超40亿元,不光从线个城市布局“千店”,更是着手冲击上市,但是随后放弃了。

  今年9月,洋码头突然被曝出资金紧张、人去楼空。曾碧波回应,为节约资金居家办公,但平台确实遇到困难,拖欠买手2亿元货款,正在寻求并购。但直到如今,并没有买家认领。曾碧波将目前的窘境归结为疫情、银行抽贷、股东退股。他也同时承认自己的误判和冒进。

  纵观国内大部分跨境电商平台情形,这似乎是一副同样的牌局:就此关停,或者被并购。今年7月,垂直类母婴进口电商平台蜜芽宣布关停APP。这个成立十多年、估值百亿的电商平台也曾布局线年时因扩张造成的资金后劲不足而关闭。更别提爱凑热闹的罗敏在两年前推出的“万里目”,找来一众明星站台百亿补贴后“速生速死”,与今年他做的预制菜项目如出一辙。

  据网经社统计,从2018年至2022年,跨境进口电商领域共18家企业消失,包括走秀网、HIGO、买个便宜货、银河进口车、海天下、佰优购、泰货优品、海草公社、洋货多、象米国际等——大多数还不为人熟知。

  与洋码头同一时期诞生的独立海淘平台,大部分已经倒闭,被并购成了相对还不坏的出路。成立于2015年的跨境供货平台菠萝蜜在2020年被B站全资收购,洋码头在等待“码头”。

  丰趣海淘悄然消失,有人说是专做to B生意的顺丰没有服务to C的基因。但很显然,与很多在风口中出生的平台那样,它并不具备在这个烧钱巨大、考验耐力的游戏中跑到*后的能力。

  **是“蚂蚁搬家”。2001年开始,人们通过人肉海淘和代购的形式源源不断将海外商品“搬”回国内,C2C是主流,但总免不了一丝“灰色”属性。

  第二是“移花接木”。前段是传统贸易,后段是低税清关。跨境电商被正名,但平台往往会陷入低价爆款混战。

  第三是“网罗天下”。跨境电商地基打好后后,开始从现象走向产业,从标品到非标,从点到网。

  如今整个行业正在步入第三阶段。今年10月,作为中国市占率*高的跨境进口电商平台,天猫国际宣布旗下海外直购业务升级为“探物”。这个从2018年开始的新业务,由于货品长尾、非标、小众,只用3年时间就超过了天猫此前8年累积的商品数量。

  在跨境电商往更高阶发展时,供应链、资金、平台运营能力都不可或缺,如今,还需要加上一项重要能力:对抗风险的能力。

  与丰趣海淘消失在疫情爆发后一样,洋码头虽然靠着充沛的粮草延迟了危机,但曾碧波也称,疫情是一个分水岭。海外商品供给和运输阻滞,美国奥特莱斯不开门,日本中古店也关门了。国际航班运能较少,口岸清关时间延长,越来越多无法等待的用户取消订单,资金链危机凸显。

  近三年的疫情是导火索,加剧了行业的洗牌过程,市场集中度快速提升。易观分析发布的《2022年第1季度中国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按市场份额,天猫国际份额为37.7%,排名**;考拉海购为23.9%,排名第二;京东国际份额为20.1%,排名第三;唯品国际为9.4%,排名第四。

  用户选择到一个平台消费的几个关键因素,一是商品丰富度和颗粒度,二是价格,三是服务,包括正品保障,物流时效等。在商品的丰富度以及其能承担的更低毛利率、耕耘更成熟的基础设施方面,实力更强劲的综合电商都明显更胜一筹。蜜芽创始人刘楠总结道:“当综合电商拥有算法能力之后,可以让垂直人群在综合电商上看到垂直内容。”

  更关键的是,平台的引流能力相较垂直电商更强,以至于*近几年,垂直电商的生存空间在快速收窄。

  任晓煜曾称丰趣海淘的优势之一是运营用户的能力,不靠广告投放而靠口碑传播。甚至在微信小程序流量红利期时,他称,不会视微信为引流工具,而是承载与用户沟通的功能。但是很快,几年后它就投入了抖音的怀抱,成为网红背后的供应链公司。

  洋码头也在抖音与主播合作,尝试为App引流,但很快就发现行不通。于是洋码头索性放弃导流,而是专注做好供货,为此还开了个B2B贸易公司。

  蜜芽也改变了未来的方向,发力品牌与供应链,包括自有品牌、供应链定制爆款,以及提供品牌服务。2020年,前二者的销售已经超过6成。如今刘楠在天猫和抖音都开了店。

  一时鼎盛的玩家们,在一个新的时代没有了*初的位置,纷纷寻找自己新的身份:或者退后一步成为一个供应商,或者汇入公域流量池搅动池水,用不同的方式继续留在牌桌上。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