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88-8888

网站建设 APP开发 小程序

知识

分享你我感悟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 >> 小程序

200+小程序撕杀微短剧还有一个绝对男频的“第三世界”

发表时间:2022-11-24 07:32:18

文章来源:火狐体育

浏览次数:0

  在猫眼短剧热度榜上,前十五名有十四个都是甜宠剧,唯独已经连续一周占据榜首的《重返1993》是个例外——这是一部改编自疯读小说旗下人气作品《重返1990》的重生创业剧。

  一家拥有四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被竞争对手谋杀后,却重生在1993年的一个小混混身上。从此,这位重生者带着超越时代的商业思维,在时代大潮中开启了创业之路……重生、逆袭、打脸,男频网文的经典桥段影视化后依然很有市场。

  自从微短剧成为影视界的热门关键词后,所谓的出圈者和头部分账作品以古装、甜宠为主,备案新剧也朝着这一方向扎堆。不过,只为女性观众服务显然并不能算赛道全面发展。因此不论是在微短剧创作论坛还是在各项调研报告中,“男频”二字从不缺席。

  事实上,尽管甜宠类型目前正领跑,但微短剧中哪个类型的“钱景”*好,恐怕没人能说得清。

  从市面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报告中就能看出,人们对市场的认知仍是片面的,有报告说男性受众占到7成以上,也有报告说女性观众才是绝对主力,调研对象的不同导致了截然相反的结论。

  随着平台看好、专业玩家入场,微短剧精品化的发展方向似乎已成大势。但倘若将目光稍向下移,就会发现,在微短剧的播出渠道上,还有一场暗战正风起云涌。

  “小程序短剧的剧本+平台短剧的制作水平。腾讯视频估计是想在平台端复刻小程序短剧的男频市场,这是要抢九州、容量、中文在线这些小程序平台的饭了。”

  有豆瓣评论如此解读腾讯视频上线》的意图,其中提到的小程序短剧正是当下时兴的一种微短剧播放方式。这些平台通过抖音、快手的内容切片引流,吸引用户点击后跳转到微信小程序。

  在微信小程序的搜索框内输入“短剧”,搜索结果让人不可思议,粗略数下来居然有200+的平台提供微短剧的观看服务。

  诚然,很多小程序只是名称不同,背后的运营主体和片库完全一致,比如那条评论中提到的“九州”,就有九州小剧场、九州乐剧、九州娱乐短剧、九州留影、九州顺剧等一系列名称。

  可见,微短剧的浪潮不仅在创作上带来了备案数的疯涨,还在平台层面形成了快速膨胀。

  保安逆袭、*强赘婿、龙王出狱、重生回档、兵王归来……几乎每款小程序的主打产品都离不开男频叙事。有几个开发相对成熟的,模仿长视频网站进行了频道分类,但也只是搭了个框架,很多频道下方一片空白。

  有媒体报道,入局小程序微短剧的从业人员,不少是从网文赛道转移过来的,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们参考的是网文的运营思路和发展成果。

  而在内容风格上,小程序中的微短剧又有网剧和网络电影在蛮荒时期的影子,比如成本低廉、打擦边球、演员演技生硬等。

  这还挺有意思,当长视频平台已然吹响精品化的号角时,微短剧居然还有一个“第三世界”试图在这片新蓝海中拼出一个头部平台来。

  爽文和爽剧是两码事。当男频爽文跨介质来到剧集时,首先要面临的便是水土不服的问题,毕竟很多情节可在文字上言传,但要用影像表现可就太尴尬了。

  《重返1993》显然为了适应平台的用户口味,文本上做了很多调整,尽量降低幼稚化表达给观众带来的不适感。与之相比,小程序上的男频微短剧就简单粗暴得多,更接近爽文的原生态。

  “这有啥好看的?”就像很多观众get不到甜宠剧的嗨点,更多人对这类男频剧更是嗤之以鼻。

  但不得不承认,在网文领域,这类作品确实很有市场,无论是常年在排行榜前十盘踞的小白文,还是近几年坚挺不倒的“赘婿流”,都在印证着下沉市场强大的消费能力和潜力。

  《赘婿》的作者“愤怒的香蕉”曾在分析赘婿流小说爆红原因时认为,赘婿流中蕴含的是过去男权社会中呈现出来的一些问题:男性能力不行时,就要承受丈母娘的鄙视,但男性却没有发泄的渠道。这种压抑造成了一种直接的心理需求,而赘婿流满足了他们。

  因此,赘婿流的受众,有很多中老年男性。该类型之所以在近几年爆红,是因为智能手机普及到了年长的男性手中,他们学会了手机阅读,在虚拟的小说世界里获取爽感。

  由此及彼,微短剧中之所以出现大量保安和外卖员逆袭的作品,也是看中了碎片化时间较多、娱乐消费活动相对贫乏、追求短暂刺激的消费群体。男频微短剧能为下沉市场的每个群体精准打造适配的精神食粮。

  至于作品的情节中二,思想幼稚?看看上半年分账破纪录的《我叫赵甲第》的打脸情节出现时,多少人兴奋到颤栗吧,再去游戏中看看有多少人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人皇、武帝”自居吧。

  或许正因如此,小程序微短剧虽瞄准的是下沉市场,但却对受众群体的消费意愿和能力有着近乎盲目的自信。

  一部100集的作品,大概有近90集的内容需要付费解锁,每集一两分钟的时长需要1块钱,而开通会员后可享受全站短剧资源,费用也远高于长视频平台——一年365元,几乎所有的小程序都是这个定价,且不支持IOS端付费。

  按照常理,免费才是互联网*有效的商业模式,尤其对正处于跑马圈地的小程序微短剧来说更应如此,但它们却完全背离了这一理念。

  更让人震惊的是,很多小程序上的全站影视资源数量甚至没到十位数,也就是说,花大价钱开通年费会员的“大冤种”,实际上在一天之内就能把全站的内容看个遍。

  可以说,现在这些短剧小程序有着巨大的内容缺口。事实上,有一些公众号正在为这些平台吆喝,向内容创作者征集成品男频短剧,其中不乏还未正式上线的新平台。

  通过对这些小程序的幕后主体进行查询发现,只有极个别的公司疑似有投资公司参股,其他大多数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孤军奋战。这意味着,虽然有200+小程序将目光聚焦到男频微短剧,但资本市场反应冷淡。

  在很多时候,小程序是介于H5和APP之间的妥协产物,开发成本相对较低,审查方面也没有APP复杂。一旦小程序的市场反应良好,就有开发成APP的可能。

  绕开互联网大厂,打通下沉市场,在视频领域独自开辟一条赛道,做成视频版的“拼多多”,应当是从业者的野望。

  事实上,视频平台自己就没有放弃过努力。腾讯视频去年推出了免费无广告的战略级APP“片多多”,爱奇艺推出了收费亲民的“爱奇艺极速版”,它们所依仗的都是自身固有的版权库,但短时间内还看不到多大效果。

  微短剧的风潮,能让这一进程加快吗?或者说,微短剧有必要从视频平台的内容库中独立出来,自成一个APP吗?这是小程序们面对资本时的必答题。

  小程序们究竟对微短剧的创作有多少真实需求?价格几何?这是内容创作者关心的问题。

  两三年前,快手就将“快手短剧场”的板块独立出来,打造了一款名为“追鸭”的APP,并围绕剧目风格,细分了恋爱、校园、霸道总裁、搞笑、古风、都市、友情、魔幻、逆袭、乡村、家庭、动画等十几个品类,力图满足不同口味观众的需求。

  百度也曾上线过一款名为“番乐”的APP,主打竖屏连续剧集短视频内容,同样对品类做了细分。

  单从成熟度而言,它们比时下的小程序微短剧投入更大,走得也更远,但时至今日,两款APP早已在苹果的应用商店中不见踪影。

  近日,有消息称,主管部门将对网络小程序微短剧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整治,对小程序微短剧利用新技术手段脱离监管快速传播、无序发展、泛娱乐化、冲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现象进行综合治理。

  由男频向内容支撑起的各类野生微短剧平台,将引来一场巨大考验。治理之后,这些平台是会优胜劣汰还是迅速湮没,值得业界持续观察。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